我与《天中晚报》二三事

2020-07-30 18:34

  欣闻《天中晚报》将迎来20岁生日,我感到无比高兴。在文学的道路上,我的成长与晚报密不可分,可以说,没有晚报,没有晚报副刊,就没有我的今天。

  夜深人静,回忆与晚报副刊交往的点滴,觉得有很多话要说,但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,就选择其中的二三件事略作记述,作为我们之间友谊的见证吧。

  2015年春,我接到晚报副刊部主任张广智的电话,他要我到市里参加一个座谈会,说人数不多,都是本市作家群里的老相识,是与晚报副刊关系密切的重要作家。我在激动与忐忑中赶到会议地点。三月初的市委大院春意盎然,嫩绿的新叶在春日的阳光下舒展着腰身,五颜六色的花朵在春风里笑意盈盈,婉转的鸟鸣从清新的树林里不时传来。那天上午,在张广智老师的安排下,我与王太广、姚国禄、王新立相谈甚欢。我们围绕着驻马店乡土散文的现状与发展自由畅谈,谈个人的创作经历和感受、存在的不足与困惑。接近中午,我们在葱翠的竹丛旁合影。几天后,晚报推出“驻马店乡土散文四作家”专版,上边四位作家的照片、简介和乡土散文代表作,我的作品《乡愁》也在其中。后来,黄淮学院教授刘清珍写了一篇研究驻马店乡土散文的论文,先在研讨会上交流,后发表在日报。“驻马店乡土散文”的概念因晚报的推介和刘教授的理论研究逐渐深入读者心中。

  在文学创作的漫长中,作为晚报的忠实读者和作者,我取得的成绩微不足道,晚报却给予我莫大的关注和鼓励,使我在创作的道路上步子迈得愈发坚定有力。2016年10月,晚报副刊编辑了我的文章,让我谈谈如何喜欢上文学,在文学创作过程中有什么心得和收获,还要去几张照片。不久,晚报专版推出记者王莹采写的人物专访《朱国喜天中作家群里的多面手》。一石激起千层浪,县文联、作协领导鼓励我,一些文友为我点赞,讨要文学创作“秘笈”。其实,我哪有什么秘笈可授,如果要说有一点心得的话,那就是要真正喜爱写作、多读勤写。当然,平台更重要。如果没有晚报为我这样资质平庸的作者搭建平台,我很难小有成绩。我感谢晚报,感谢晚报副刊部默默奉献的编辑老师。

  晚报不但重视挖掘、培育新人,扮演好“扶人上马”的角色,更有多样的培育方式,在潜移默化中激发作者的创作,呵护作者的写作热情,引领作者向文学殿堂一步步迈进。今年国庆节刚过,晚报就在驿城区诸市乡举行“五龙口酒杯大美驻马店”征文颁奖仪式,近20位获奖作者在五龙口酒业交流创作经验,深入一线感受乡村振兴,积累创作素材。返程,文友们都称赞晚报的这种做法好。

  如果说作者是火把,晚报就是点火人。晚报创刊20年来,驻马店市一批批作者在她的扶持下爱上文字和文学,在文学的百花园里埋头精耕、潜心细作,取得了令人欣喜的成绩。作为其中一员,我与晚报不离不弃,用绵薄之力为她添光增彩。

  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驻马店网”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驻马店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驻马店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其他个人、媒体、网站、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,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“稿件来源”,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,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此后,我经常向《天中晚报》投稿,在《天中晚报》的帮助和鞭策下,无论生活多么的困苦、工作多么的不顺,仍笔耕不辍,用一支笔记录着自己的苦痛悲欢,并不断地向外投稿、发表,迄今已发表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文学评论...

  看过《天中晚报》的亲戚们都说,没想到驻马店发展得这么快,没想到《天中晚报》办得这么好。因为《天中晚报》中展示的驻马店的天、驻马店的水、驻马店的人、驻马店的城,都是最美的。

  随后我拨打了天中晚报社办公室的电话,一名工作人员对我说,《天中晚报》并未在网上开通登报业务。广告热线 综合服务中心 征订热线

责任编辑:admin  作者:admin